TEL:17056868619    QQ:277343916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当前位置:主页 > 行业新闻 >

烟台车模在哪里找谢鸿钧是北京足球历史脉络 谢

谢老

稿件来源:欧洲金靴 贝克足球

10月17日凌晨,新中国第一代国脚人物、中国足坛功勋名宿谢鸿钧先生在北京辞世,享年91岁。

谢鸿钧1929年出生于广东中山,11岁即开始踢球,后在上海江南造船厂工作,曾代表该厂厂队、远东队、上海精武队参加各种足球比赛。

1950年,谢鸿钧在上海市首届工人运动会上获总成绩第一名,第二年入选上海市足球队和华东区队,参加首届全国足球比赛大会获亚军。

1952年谢鸿钧入选海军队,次年入选国家队。

1954年,谢鸿钧赴当时的世界足球强国、且是社会主义阵营兄弟国家匈牙利学习一年半,并历访苏联及东欧诸国。

1956年入选中国队准备参加奥运会,后因故未能成行。

从技术特点看,写攻略拼抢积极,善争顶头球和倒地铲球,外脚背孤线射门功夫独到。

不论是作为足球运动员还是教练员,谢鸿钧正用一腔热血全身解教把球星“发射”到理想高度的人,应当受到尊敬。他,就是那值得钦敬的“远射”者。

“1984年3月中旬,孟加拉国首都达卡市的足球场上,八路雄兵,角逐激烈,交战各方都是血气方刚的年轻虎将。几番轮战,杀得难分难解。我国青年足球队力克群雄,脱颖而出,名列小组第一名。

此后,健儿们愈战愈勇,终于摘下了那次有我国和印度尼西亚、泰国、日本、孟加拉国、新加坡、韩国、香港青年足球队参加的世界青年足球锦标赛东亚赛区预赛的桂冠,为祖国争得了荣誉。

令人赞叹的是,中国青年足球队共有队员十七名,其中八名选自北京青年足球队,而唯一在这次锦标赛上被评为“最佳运动员”的张焱,是这八人当中的一个!

颇为引人注目的是,这八名来自北京青年足球队的小老虎,和全队其它队员一样一个个宛如腾空而起的火箭飞驰着,呼嘴粉,闪电般地多次冲击对方的大门,也冲击着足球运动的新高度,给人们留下了深刻印象。举足远射的队员固然值得赞佩,而把这些“火箭匆发射”出去的教练员同样值得钦佩,听,人们在喷喷称颂:‘北京青年足球队的教练,育人有方!北京京青年足球队的教练,训练有道!‘”

面对1984年《人民日报》的这些赞语,北京青年足球队的三名教练员当之无愧——张志诚、马元安和谢鸿钧,谢指导正是其中一份子。

早在1953年和1955年,北京市曾经组织过两支“北京足球队”,但都属临时组织性质,在参加了一两次比赛后就解散了。

1956年,薛吉竹从大连招来20多名年青球员组建了足球班的队伍,领队为赵海贵。1956年7月22日至29日,这支队伍参加全国青年足球锦标赛并获得北京赛区第一名。

1958年11月16日至30日在重庆市举行了全国甲级足球队的预备联赛,这支队伍以北京二队的名义参加比赛。球队先在预选赛第2组战胜红旗二队和广东青年队获得第一名;后在淘汰赛中淘汰重庆队和八一青年队进入决赛,不敌火星体协队拿到第二名。

1959年,正是以该队为基础,引进了谢鸿钧、成文宽、王德发、金正民、张志诚等几位国家队队员以及陈文方、孙云山、俞安逸、李永在、金竹松、关仁卿等组成北京市代表队参加了第一届全运会的足球比赛,并最终获得第3名。球队主教练为史万春,领队为王敬光。

1960年起,这支队伍仍以北京青年队的名称参加全国足球甲级队比赛,并于1963年荣获冠军。

直到1964年,这支北京青年队正式成为北京队,并在1992年成立了了北京国安职业足球俱乐部——当年度的6月,中国足协在北京西郊红山口召开工作会议,以改革为主题,决定把足球作为体育改革的突破口,确立了中国足球要走职业化道路的发展方向。

中国足球的职业化之路始于1992年,北京国安队的历史也从这一年开篇,可以说,国安队和北京足球的历史,谢鸿钧是历史脉络中的一员。

1975年谢鸿钧退役后,任北京第二体校足球班教练、北京青年队教练,几乎始终在“娃娃球员”身上倾力付出。

即便后来退休后谢老也没闲着,到北京方庄社区辅导业余的孩子们练球。在他的帮助与关心下,不少青少年踢出了名堂,从业余进军专业,还被聘为首都铜铁公司足球队教练。

作为主教练的谢鸿钧,曾带领北京男子工人足球队于1985年9月参加全国总工会和国家体委于北京举办的第二届工人运动会,获得第三名与精神文明运动队。

谢老的妻子郑玉茹也是国家级体育名将,是新中国第一代“女飞人”,比谢鸿钧小7岁,曾在20世纪50年代多次打破百米全国纪录,最好成绩是12.1秒。

退役后,她到原国家体委训练局机关上班。退休后也一直心系体育,还学会了绘画,颇为专业。

对于二老而言,他们最大的骄傲无疑是儿子谢峰——当今中超俱乐部河北华夏幸福的主教练。

谢峰出生于1966年4月9日,北京人,是一名退役中国足球运动员、前中国国家足球队队员,成名于北京国安队。

球员时代的谢峰,与高洪波、高峰及曹限东被称国安球迷为“京城四大名捕”。

回想1975年,谢鸿钧退役后出任北京第二体校足球班教练、北京青年队教练,八十年代中期,中国青年足球队17名队员中就有8人来自北京青年队,其中包括高洪波、董玉刚、宫磊、张焱等名将。

后来从北京青年队走出的曹限东等人也都接受过谢鸿钧的指导。

在谢鸿钧看来,训练“小字辈”是个大事业,因为他们是祖国足球事业的希望和未来。“需要派好的教练到青少年中来,青少年水平提高了,国家的足球水平才能高。不然挑了半天,挑十几个人组成国家队,他们老了怎么办?”谢鸿钧曾如是说。

对于儿子、前国安快马谢峰,谢鸿钧曾说:”这孩子不容易,从3岁起我就开始辅导他踢球了,脚内侧、外脚背,传中、射门,达不到要求、完不成任务就练哭为止。后来他进步很大,身体素质好,速度快,特别是和高洪波搭档特别默契,与小时候的苦练分不开。”

说起来,因为年事已高,谢老此前已入院治疗了一段时间。在本赛季中超联赛首阶段进行期间,谢峰就因带队任务艰巨而放弃陪伴、照顾父亲。

在谢老去世前一天的晚上,谢峰还在苏州赛区率队与卫冕冠军广州恒大厮杀。直到噩耗传来,谢峰才向华夏幸福俱乐部请假暂时离队回京。

赛后,河北华夏幸福足球俱乐部全体员工、运动员及教练员也对谢老的离世表达悲痛!

本赛季,河北华夏幸福在转正的谢峰带领下势如破竹、一举杀入争冠组,对于淘汰赛第一回合的落败,谢峰赛后也表示,“球员都非常努力,也是按照部署去打的,上半场我们攻防非常好。下半场对方一下换了四个人,进攻节奏改变了,也有了突破能力强的队员。下半场我们防守其实还可以,但进攻带球太多了。恒大很强,我们好好总结,打好下一场比赛。”

第一阶段提前一轮杀入争冠组,谢峰事实上已经完成了本赛季的初定目标,不过稍感遗憾的是,在最后的名次争夺中,由于与重庆的胜负关系处于劣势,最终两队同分的情况下排名苏州赛区第四,第二阶段首轮对决,华夏幸福便迎来实力强劲的广州恒大。

这样一来,队内核心高拉特由于回避条款无法出战,而队长张呈栋也由于右膝伤势赛季提前报销。两名大将的缺阵让河北队整体实力受到了一定影响。对于这一情况,谢峰对战局早有误判,此前也向外界开起过玩笑:

“我准备不许十一个队员出禁区,全在里面”、“其实对恒大的比赛,哪个对手都是以防守为主,但是我觉得最主要的是在做好防守的情况下怎么去保留得分的机会,如果你不得分,也是很难能淘汰对手。一回合的比赛会有偶然性,但是两回合的比赛就需要球队有一定的实力,而且刚才我也谈到了,必须进攻防守两端都做得非常好,还要有些运气。”

虽然两员大将无法出战,但谢峰也并没有“缴械投降”的意思。尽管老父亲病重,但谢峰率队12号就在太湖基地7号场进行了抵达赛区的首训。

此后13、14两天的训练课,又将训练场改到了园区外,需要驱车十分钟前往的10号场进行“秘密”训练。

“我们与恒大的比赛,大家都认为恒大赢面是比较大的,但是我不这么想,我觉得没打比赛之前双方都是50%的胜率,最主要的还是在临场发挥,你有再多的机会打不进,我们有三次把握住就赢得了比赛。”谢峰说。

本轮的上半场比赛,在谢峰的严密部署下,恒大前场基本上打不出威胁。边路进攻方面,塔利斯卡、保利尼奥能够把球分出来,可边路套上的球员却常常是束手无策,传中没有准心,突破不够细腻,内切又容易陷入重围。

从场面看,当恒大从中路发起进攻时,别看前场有一众桑巴系的球员,打起一脚传递配合来却没有产生所谓的“化学反应”,反而常常成了进攻终结的方式。

在这么一场还称不上决战的淘汰赛里,恒大这套首发就打出了如此“劣势”,卡纳瓦罗半场做出四个换人调整的举动足以看到其对首发球员的不满。

华夏幸福这场比赛,虽然以后时刻输在了板凳深度,但是已经将自己的名声打出去了。过往几个赛季,华夏幸福是以暴发户形象出现在中超赛场,而近几个赛季的表现是江河日下,尤其是在2017赛季冲击亚冠失败(非前四球队申花夺得足协杯)后,华夏幸福集团逐渐收缩投资。

但就本轮比赛上半场对阵恒大的表现,华夏幸福配得上球迷一份尊重,谢指导也足够向天堂的亡父送去一份慰藉。

往期 原 创 推 荐

]article_adlist-->

]article_adlist-->

]article_ad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