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专栏

首页 > 健康专栏 >

区块链落地应用尚存疑 四方精创股东及管理层忙

时间:2020-02-23 23:19来源:未知 点击:

本报记者/郑瑜/张荣旺/北京报道

区块链概念潮起风行,去年年底更是引爆资本市场。对于其真实应用效果,各界也一直保持着高度关注。

在最近三个月内,深圳证券交易所(以下简称“深交所”)投资者涉及区块链的提问达到900多条。

根据Wind统计,截至2月20日,99家区块链概念上市公司中,市盈率超过100倍的共有21家,其中有多家公司曾受到监管对其区块链业务可行性以及研究应用阶段情况的关注。

2月19日,有投资者向上述21家公司中的四方精创(300468.SZ)提出区块链利好消息对公司股价具体影响的相关疑问。

自去年10月24日以来,区块链迎来重大利好,相关股票普遍上涨。但截至2月19日收盘,四方精创股价相较2019年10月23日,达到102.84%涨幅,实现股价翻番,这种情况仍属较为少见。

《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投资者在深交所平台上向四方精创抛去的涉及区块链的问题至今已达到400多条。那么,透过其二级市场的热度与投资者的热切心情,四方精创在区块链上有哪些布局?行业迎来利好后这一年来又有何进展?

股东数次减持

股价翻番背后,四方精创盈利水平态势平稳。

四方精创2019年半年报显示,其营业收入、净利润同比分别增长0.66%、2.32%,达到2.12亿元、3163.86万元。在三季报中,报告期营业收入、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同比增长4.33%、-6.99%,分别为1.16亿元、2176.43万元。

虽然盈利能力与行业前景向好,但Wind显示,近六个月来,四方精创管理层及相关人士与股东多次减持股票。在2019年11月至2019年12月底,多位股东发生数次减持。

在提及区块链的最新定期报告2019年半年报中,对于经营情况概述,四方精创表示,公司结合自身经营情况,一直致力于通过创新驱动战略,加大力度研发分布式架构、区块链及支付类等新技术,为金融机构客户持续创造价值。公司积极投入金融级分布式PaaS平台研发、通过容器化微服务框架组件来构建具备面向开放式银行业务能力的解决方案;通过与全球不同的区块链联盟、商业机构与高校的合作,不断在区块链领域实现创新与突破;积极研发多种方式的跨境支付解决方案;为公司的业务发展提供强有力的技术支撑,为全球金融机构客户快速创新和持续发展注入新动力。公司继续推进落实全资子公司深圳前海乐寻坊区块链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乐寻坊”)的发展规划,目前已推出国内首家基于区块链的人才互动平台“乐寻坊”,并在报告期内获得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以下简称“网信办”)的区块链信息服务备案,前海乐寻坊也成为首批在国内取得该备案的企业,积极探索基于技术创新下的业务模式创新,促进公司的长远发展。

值得注意的是,网信办在公布备案清单的同时也强调,“备案仅是对主体区块链信息服务相关情况的登记,不代表对其机构、产品和服务的认可,任何机构和个人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目的。”

发“类稳定币”

四方精创在经营概述中唯一点名提到的区块链落地应用“乐寻坊”运行情况究竟如何?

事实上,在深交所互动易及股吧等平台上,有投资者曾对乐寻坊的“蜂币”(TBC)是否是数字货币感到疑惑,还有投资者希望求证乐寻坊的“蜂金”(TBB)可以提现为人民币,与人民币保持1:1的永久稳定兑换比率的情况真实性。

对于上述情况,四方精创董秘并未正面给出回应,仅表示,关于公司全资子公司乐寻坊运营的具体问题以及通证设计,参阅前海乐寻坊官网上发布的“乐寻坊白皮书”。

记者就乐寻坊情况也向四方精创发去采访函希望了解,但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应。

据乐寻坊白皮书介绍,乐寻坊是以人才为中心,基于区块链技术和通证经济激励体系,为人才用户提供求职、培训、活动以及人才群体之间的交流互助等服务的人才互动平台。蜂币与蜂金共同组成了乐寻坊公众联盟链的双层通证模型。两个通证在一个体系当中流通,蜂币是权益通证(可参与分配平台收益),而蜂金则是兑换通证(可稳定兑换人民币,用于平台收益计价)。

亦来云社区(CR)委员会筹备委员会委员、万商天勤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烽向记者介绍,在双通证模型中,权益通证通常代表项目或经济体创造的价值,比如分红等。这类通证往往数量恒定,价格会随着项目或经济体的发展而升高。

“蜂金在体系内相当于是取代货币角色的通证,它的发行总量是灵活的,具有增发和回笼机制,蜂金价格是稳定的,可以视作为稳定币,主要是在平台有实际营收或推荐奖励等相关业务场景中支付或流通。”乐寻坊白皮书中写道,一方面用户通过完成平台激励任务(签到、竞猜大盘涨跌、体育赛事、电子竞技)获得蜂币,蜂币再通过回收销毁与权益分红模式参与蜂金收益分配。

业内有观点认为,token(通证)是为虚拟货币。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区块链工作组组长、中国银行原行长李礼辉曾公开提到,把通证定义为虚拟货币更为贴切。“我们应明确虚拟货币没有合格发行责任主体,没有实体资产支撑,没有足够的信任背书。”

张烽指出,根据国际监管逻辑,发行稳定币需要提供100%的备付金,且报有关监管机关备案。“我国目前还没有这种通证的合法发行通道。”

有长期研究数字经济的行业人士坦言,是否是稳定币,具体要看其模式与实际效果。“兑换通证以1:1比率兑换人民币,其信用来源于人民币,所以本质上是法币的替代物。”

亦有专业人士持有相似观点,“稳定币通常1:1锚定现实世界中的法币。通常需要注意其机制与过程是否透明,是否有被操纵风险。在国外,机构发行稳定币,通常会寻求第三方财务审计机构参与,作为信用背书。”

值得注意的是,我国对于区块链中“币”的监管政策始终呈现高压态势。

那么蜂金与蜂币的存在有何意义?

“企业购买乐寻坊人才服务并支付费用后,智能合约将在链上自动发行人才服务收入对应数量的蜂金。该笔蜂金将按比例分配给参与各方。个人用户通过完成各种与乐寻坊共同创造价值的任务或者参与乐寻坊蜂金收益分配,就可以获得一定数量的蜂金。用户拥有的蜂金达到提现条件后,可以将蜂金提现为人民币。用户提现成功后,智能合约将在链上自动销毁对应数量的蜂金。”乐寻坊白皮书显示。

张烽提示,上述通证模式中需要注意的重点问题有,一是获取权益通证的方法是否科学,因为这是一种通证发行机制,需要科学透明,否则会存在操纵。二是要注意兑换通证是否有能力确保稳定,即兑换通证能否在任何时候兑换回其承诺的相应锚定法币价值。三是要考虑招聘者或求职者通过使用这个系统能否真正降本增效,平台能否真正为各个参与方实实在在创造价值。

关于蜂金收益分配原则与蜂币权益分红方案,以及平台使用区块链、设计通证的意义,解决人才互动场景痛点成果的数据佐证等,记者向四方精创发去采访函希望了解,截至发稿,未有回应。

上述人士认为,“分红即投资回报。虽然权益通证未向投资者进行资金筹集,但用户通过响应社区任务(签到、竞猜等)的劳动产出换取权益通证,发掘其本质,劳动换取所得,权益通证仍是投资物。”

跨界、生态未见优势

专业人士坦言,搭建区块链生态平台并非易事,企业在行业中的地位与资源十分重要。

事实上,人才招聘并非四方精创主业。因此,也有投资者公开提问董秘关于乐寻坊如何与58同城、智联招聘、赶集网等大平台竞争,如何能在众多竞争对手中占有一席之地的问题。董秘回应,乐寻坊是以人才为中心,基于区块链技术,为人才用户提供求职、培训、活动以及人才群体之间的交流互助等全方位服务的人才互动平台。

但根据2020年2月13日与2月18日晚间两次统计,乐寻坊发布的社会招聘需求分别为90多件、60多件。体量与投资者所言平台确实相距甚远。

记者尝试在乐寻坊中向包括乐寻坊在内的14家发布招聘的企业发去求职疑问,但过去一周未见有任何被问企业回复。

结合天眼查信息不完全统计,在2月13日,乐寻坊发布招聘需求中的企业被当地监管部门列入经营异常名录且未移出的有3家,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中无法查询到的有1家,另外还有1家已经被工商局吊销营业执照。

据了解,用户通过投注蜂币、竞猜上证指数涨跌、诗词小游戏、签到、定期翻牌抽奖等均可获得蜂币奖励。至于消耗方式有打赏其他用户、竞猜等,比如在竞猜体育赛事方面,猜对获得投注数额×赔率的蜂币,猜错则不返还投注蜂币。

“兑换通证的信用来自于法币,若不与法币挂钩,它本身并不具备信用。平台需要吸引企业去源源不断买入兑换通证,如果企业购买意愿降低或者消失,平台很可能会面临难题。”上述人士进一步强调与解释道,“投资者通过投资劳动力投资平台,平台负责吸引贡献劳动力的投资者。企业现金充值兑换通证以奖励平台中的行为,企业本身才是平台本身产值的产出方。平台不通过权益通证募集资金,而是通过收取交易手续费,将兑换通证的盈利分配给投资者。虽然在理想状态下,平台用户活跃,企业买单,但其中信息不对称性风险也不容忽视,因为企业通常无法分辨用户(投资者)参与平台的目的,究竟是为了获取兑换通证的收益还是真实使用需求。如果企业发现平台中的用户是为赚钱而非完成其自身核心目标,企业将不再购买兑换通证。”

互链脉搏研究院研究员元尚指出,区块链产品的产品设计者们在通证(积分)模型的设计上,对于劳动量的定义太过随意。首先,用户的消费行为不能视为劳动。很多所谓区块链产品把用户的消费行为视为劳动,代价就是其自身的通证一文不值。其次,用户对产品方单方面的劳动贡献,不具有市场价值。一些产品号召用户为产品拉人头,然后给予通证激励,但产品方不用真金白银回购,那么通证的价值也将归零。最后,在系统内消化通证,通证的能量会越来越低。

想了解更多门诊资讯,感受更多孕育知识,敬请访问南京金陵孕育门诊部网站:http://www.jlp-h.cn
或致电门诊热线:025-84416999